多点鼓励,少些责备

报上一直有自杀的新闻,有读者投书说,太多的负面新闻使人早上不敢翻开报纸。这使我想到美国宾州大学的讲座教授塞利格曼也认为,科学家花太多功夫在人的弱点与缺失上,而太少注意人的长处和美德。他统计了一百多年来心理学期刊的论文题目,发现有关忧郁、愤怒、焦虑的研究是快乐和满意的十四倍,研究生找论文题目都是集中在负面情绪上,很少有人去研究如何使人更快乐。

我刚回国时,曾改过高考试卷,当时有三个人出题,每个人改自己的题目,最后一个人把分数加起来,我是最后改卷子的人,当我要计算分数时,我发现无法加总成绩,因为我给的是正分,而别人给的是负分。也就是说我认为这个学生答对了多少,应得多少分,而别人是认为还有多少没答完全,应扣多少分。

这就是东西方的教育理念不同,西方人认为学生上课,学了这幺多,所以每一分都是他「得来的」(earned),这是基于鼓励的出发点。

我们的看法是学生应该答得圆满,少答一点扣一分,这是一种谴责的心态。而美国孩子拿到考卷通常是说我拿到(I got)了多少分,欢天喜地。其实,正面的态度会使我们身心都更健康、更能抗压。

别人对我们的关心及期许的重要性可从下面这个实验看出。

研究者想知道高脂肪和心脏血管的关係,针对两组兔子给予不同的饲料,一组给高胆固醇的饲料,另一组给正常的饲料,六个月之后,将兔子血管取出来看,发现有一些高胆固醇组的兔子血管并没有异常,实验者很惊讶,于是重做实验。

这次饲料染色,以免餵食错误,想不到实验结果仍然一样。实验者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进驻实验室实地观察,他发现来协助餵食的大学女生会把笼子里的兔子抱出来玩。他灵机一动,把兔子分三组,一组餵与高胆固醇食物,一天抚摸三次、每次五分钟;第二组只餵高胆固醇食物,不抚摸;第三组为控制组。

结果,第一组兔子虽然吃高胆固醇的食物,但是血管壁却和控制组的一样乾净,没有阻塞。想不到抚摸竟有维持健康的效果。

中国人是个含蓄的民族,常害怕表露自己的情绪,而且我们事事求全,标準订得很高。因此,在家庭中父母常要说教,在社会中长官常要训话,痛苦指数不断上升。

当我们责备别人时,是否先想一下他已做了多少努力,为什幺不把指责的手变成援助或鼓掌的手呢?我们应该多花点力气去注意别人的长处和美德,说不定这个社会会祥和些,大家的日子会好过些。

摘自《教育创造未来》

Photo:Freedom II Andres, CC Licensed.


上一篇:
下一篇: